李顺元:欧美电影:《素描》果由因生两大男神带你

作者:欧美电影

  辨证唯物主义中有提到过“因果关系”,亦称 “因果律”。即任意宇宙状态都是其之前宇宙状态积累的结果,任意运动状态均是其前运动状态积累的结果。即什么样的因,对应什么样的果。

  依此主题,本期小编要推荐的佳剧是林泰佑执导的《素描 스케치》(2018),由郑智薰、李东健两大男神主演,再加上郑镇荣、姜信日两大重量级前辈坐镇,剧中讲述了能预知未来“既定犯罪事实”的人,努力想改变既定的未来而孤军奋战的故事。

  简单的理解就是“做善事的话会有福,做坏事的话会受罚”,而作为存在预知能力的柳诗贤认为“因果”是组成我们所生活的世界的物理法则。所以说,现在所发生的事情一定有其原因。同时现在发生的事情,又会成为未来之事的原因。

  为此,因为“第二受害者”最先入局的姜东洙,柳诗贤建议他直接离开闵智秀为好,因为从未出错的“素描/Sketch”所预示的结果上有他,如果能改变结果导向的因素,或许能改变未来,改变闵智秀死亡的命运。

  可是“素描/Sketch”是不会出错的,也就是说“闵智秀之死”是避免不了的。

  由于军企的勾结,导致“杨川武装部队逃兵事件”中特种兵被逃兵的子弹射中胸部而死亡。作为目击者的男二号金道振中士发匿名邮件给检察官闵智秀举报 - 官方的回应“没有提供防弹衣”的信息是虚假的,事实是穿了“没能挡住子弹的防弹衣”。

  A、听柳诗贤警长的建议去追有前科的性侵嫌疑人徐宝延,她留下来救闵检察官。

  B、救人要紧,自己先救未婚妻,再和柳诗贤警长去追嫌疑人(当然剧情是柳诗贤警长一个人跑去追了)。

  结果是,姜东洙选择了“B”,自己跳下水救起了差点失去意识的未婚妻闵智秀。就像他事后所解释的一样,“考虑到柳警长的身高体重体力,她很有可能没办法按时救活智秀”。

  但是文在贤没有定义姜东洙的“判断是否对错”,只是在意“或许因为你的选择能改变很多事情”,并直接反之推敲“柳警长会救出闵检察官,而你能抓到徐宝延,如此一来,闵检察官和李秀英或许都能活下来”(其实就是因为这句话的出现,让剧本突显出来的冲突更加饱满,而这也导致了后面姜东洙被种下了像柳诗贤一样的“心魔”)。

  人的本性是自私的,就像姜东洙最初同意并协助他们,最根本的一点就是因为柳警长通过“素描/Sketch”认定第二个受害者是他的未婚妻闵智秀,而并非因为姜东洙从事警察这一职业。

  就像柳警长在为“李真英事件”感叹“这世界疯了,被害者更羞愧更痛苦,究竟想让人怎么样,也许因为我们的到来,让李真英的生活变得更加糟糕罢了”时,直接警告姜东洙,“虽然知道闵智秀对于你来说很重要,但是为了闵检察官让其他被害人陷入危险,我绝对不允许”。

  可是反之,在事件调查中,闵智秀其实也是一位“潜在的受害者”或者说“对于眼前掉进储水池中的闵智秀”来说,她就是受害者,此刻的受害者。

  我不是来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,只要能好好保护我身边的人,我就已经很满足了。

  尽管随着剧情的发展,闵智秀这个人物的“死亡”设定摆在那里,但是我相信此刻的剧情也是没毛病的。

  首先不管姜东洙是否能抓住有前科的性侵嫌疑人徐宝延,对于李秀英的死亡来说其实影响都很小的。因为徐宝延的共犯郑一洙从一开始就一直有“犯罪实施主导倾向”的想法,更是剧情的实际犯罪现场,也始终只有他一个人,而关于为什么由“性犯罪”最终演变成为“杀人”,郑一洙给出的答案是“...别的女人都安静的待着,但是这个女人反抗的很厉害,按我说的做就会安然无恙,为什么要把事情闹的这么大,我真的完全无法理解...”。

  这或许更能说明“人性”的可怕,或许这也是我觉得“Metoo(美国反性骚扰运动)”伟大之处的原因吧。

  其次,剧情故事线设定和冲突的需要,因为“李秀英以及肚中孩子的死”直接导致了金道振的“黑化”和警察总部内部调查科科长张泰俊的出场。

  派别A:阻止派。预知犯罪的最终结果后,开始大海捞针似的搜索“(潜在)犯罪实施者”,并想尽一切可能在犯罪发生前阻止。

  派别B:消灭派。预知能力明显强于阻止派,在预知犯罪的最终结果的同时,更能直接预知“(潜在)犯罪实施者”。由此直接事先找上“(潜在)犯罪实施者”,并做局直接由执行者出手干掉。

  两派的第一次正面冲突是姜东洙阻止金道振杀掉南善宇,金道振不顾张泰俊的指示第一次放过了姜东洙。

  但是因为张泰俊一句“因果律”的挑拨,让金道振不得不再次陷于“上帝正义使者的扮演者”。

  随后,当张泰俊为将柳诗贤从自己“死亡素描”中救出来,做局直接顺带将郑一洙和南善宇一起杀掉,达成了曾答应金道振复仇的目的。

  而更是在金道振直接明显道出一切都是事先预知之时,我想大家应该不难猜出这一切都是张泰俊有意为之的,明显是他自己故意让柳诗贤猜出世上还有另一位像她一样的“未来预知者”,并且预知的能力更加强大。

  因为金道振救了柳诗贤,让柳诗贤画的“素描/Sketch”第一次出现了误差,并产生了从未有过的“变数”,那就是柳诗贤最终并未像自己的“死亡素描”一样死去。

  虽然前期剧中只用了一句“她是一位非常重要的人”做回应,但是我们可以大胆的猜测,或许后期只有柳诗贤的“素描/Sketch”才能救他(张泰俊),也或许他(张泰俊)在验证从未存在误差的“素描/Sketch”是否可以出现变数等等。

  那就是“素描/Sketch”是为解决未来的“果”而存在呢,还是因为“素描/Sketch”这个“因”的出现,才导致存在了未来这样的“果”呢?

本文由澳门二十一点游戏官网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